資工系友

banner

資訊服務產業發展分享:艾迪訊科技蘇亮董事長 (計控63級)

 今天和大家分享艾迪訊科技公司的成長過程,另一方面也向大家介紹一下台灣資訊服務業的概況。 

我在1974年畢業於交大計算與控制工程系 (1970年交大控制工程系更名為計算與控制工程系,轄下分計算機與控制兩組,但於1972年再分設為計算機科學系與控制系,「計算機科學系」即今日之交大資訊工程系)。我剛畢業的第一份工作,是在台灣第一家電腦公司-神通電腦任職,那時神通剛成立,我前後在神通服務了二十幾年,後來離開神通至錸德科技服務,當時適逢產業環境及全球景氣的變動,光碟片產業也因產業價格競爭、產品毛利下滑影響,錸德面臨了公司成立以來最嚴峻的考驗,剛好幫錸德重整全球銷售,佈建全球行銷網及全球運籌體系;之後就至艾迪訊科技服務。

   艾迪訊科技創立於2004年底,是工業技術研究院(簡稱工研院)的技術衍生公司。從1996年開始,工研院就運用政府科技專案經費進行多項RFID (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,無線射頻辨識)標籤(Tag)晶片技術研發。在2004年時,美國沃爾瑪(Wal-Mart) 百貨公司,已經將RFID技術,應用在供應鏈管理。Wal-Mart設想了一種情境,在每一個貨品上貼上RFID標籤,顧客只要把商品放到推車上,直接推到門口就可以完成結帳;此概念若能達成,就會創造無限的商機,因此全球大賣場,陸續跟進採用,如火如荼地展開導入作業。在台灣也跟著興起一股瘋RFID的熱潮,工研院就有一批人Spin Off出來成立艾迪訊,預備著手開發這個項目,但那時候因台灣RFID技術還不夠成熟,所以早期是與美國公司Bella ID Solutions合作,合資設立艾迪訊科技。 

但2004-2005年,大家重新思考Wal-Mart 這個案子,突然發現Wal-Mart 講得不太對,在測試 RFID 時,發現結果並不如意,該案也就無法推展下去;同時,也因受限於晶片/標籤成本偏高,使得許多原本計畫投入的業者裹足不前,讓RFID晶片/標籤的市場需求,遲遲未有起色。各位若對RFID有些了解,應該知道RFID有兩個大問題,一個是碰到金屬,它會讀不到,另一個是碰到水,它沒辦法穿透水;假若我在物品上面放礦泉水,那底下的東西可能就會無法讀取到。我常說,這個Scenario概念不對,Scenario的起點不對,後續就產生很多問題,RFID 無論是在技術或者是管理上仍都有許多改善的空間,這也正是後來艾迪訊科技力圖從晶片技術轉型之因。 

艾迪訊原是以RFID的晶片跟讀取器(Reader)起家,其後就逐步轉到應用上面,剛開始我們做智慧型貨架,就是隨時可以辨認架上的貨品狀態;隨後再接觸圖書館的Domain。當初我會選擇圖書館業務的主要原因,是因考量到圖書上的RFID Tag都是可重覆使用,而若是貼在一般商品上,多半就是隨著商品賣出,那個Tag就是拋棄式,被分攤至每個Transaction,可以想見可重覆使用的成本一定相較拋棄式的成本低。我們自2009年,很早就開始完全投入圖書館自動化RFID系統,一路從HF的RFID圖書館系統到UHF圖書館的整合應用,到目前為止,艾迪訊在台灣RFID圖書館建置案之市占率約佔七到八成。目前艾迪訊總部在新竹科學園區,在台北、台中、高雄都有辦事處,在大陸有兩個據點,一是南京昌訊公司負責軟體開發,另一是艾迪訊電子科技(無錫)公司,負責圖書館產品業務及硬體產品生產,以提供中國市場在地化的服務,爭取物聯網及智慧城市的龐大市場商機。 

回過頭來談RFID系統,標籤(Tag)與讀取器(Reader),可說是最底層的接收設備,我們在思考進入這個產業,若是公司產品僅負責Tag、Reader等硬體產品之銷售,其實對艾迪訊而言是不太有價值的。你生產了Tag,每個人都會做,到最後大家要比的是什麼呢?比經濟規模、比生產規模,或者比全世界銷售網的佈建,這對我們以研發為主的公司而言,機會成本代價太大,也沒有辦法創造競爭優勢。另一方面,其實硬體的生產,已經不適合在台灣繼續做,所以我們一開始在RFID的硬體設備發展,是往應用上的方向著手。第一就是先把RFID的設備集結起來,做一些資料收集的管理。RFID最大的好處,就是它可以自動的(Automatic)讀到很多東西,無需輸入。例如貨品的進出管控,只要透過RFID讀取器就能判定是進還是出。你只要一推出去,立即就完成了出貨的動作,推進去就完成進貨。所以,RFID就必須要先把這進出的資料做個收集管理,之後再變成許多子系統方案。這裡面要提的是,為什麼會有個子系統?因為RFID的RF不是百分之百,所以有的時候讀到,有的時候沒讀到,甚至可能讀到不該讀的。我們一般談應用,就是要能正確的讀取資訊,要達到這樣的目標,就必須投入非常多的Software,這樣我就可以保證讀到該讀到的資訊,這也是我們講的子系統。

從子系統再上去就有各式各樣的解決方案。例如,我剛提到圖書館或是倉儲物流,也可以在智慧貨架、店面管理等等規劃解決方案,這些都屬於應用的範疇。所以從這點來看,我們可以了解,資訊產業其實有個切割,最底層的是硬體,硬體裡面除了有硬體的設計之外,還有一些Embedded Software,故在進行資料蒐集的時候,有部分我們會用Embedded System來做,有一部分則會以Server、PC來做;然後再上去有子系統的方案,大部分都會用PC或者Server來做,所以上面就會變成與應用有關的軟體。若是從軟體再來做一個切割,我們說上層是應用軟體,下面的則比較偏重在系統軟體。這兩塊其實從業界的角度來看是不同的技術,下面是Technology,上面是Domain-Knowledge。艾迪訊新進員工常常碰到這問題,他剛進公司開始接觸圖書館應用解決方案時,卻說他對Domain沒興趣,只想學Technology;但是Domain-Knowledge是與Technology息息相關的,並不是只要知道一些工具的軟體,比方說你了解Java,知道Java怎麼寫,但更重要的是,你要了解圖書館的作業流程、要怎麼樣幫助使用者解決問題、要怎麼幫助圖書館將流程變的更精緻化。所以,我們通常在這裡就把它做一個切割,下面是Technology,上面是Domain;我想大家應該要對資訊產業的情況有所瞭解,就知道資訊服務業的涵蓋層面是相當廣泛的。 

台灣的資訊服務業現況 (I)

緊接著,我們再來介紹台灣資訊產業狀況,工業局將台灣的資訊服務業分成三大類:商用軟體、專案服務與網路服務。商用軟體,主要是指Package這種套裝軟體的方式;專案服務,主要在資訊的系統整合跟設計開發,也包括資訊顧問服務。例如,高速公路的收費系統開發就是一個專案服務。另外,網路服務,大家應該都很清楚,我想大部分的學生對這塊興趣最大,像是線上的商業服務或網路的通訊服務。這樣分類,其實還很粗略,像我剛剛所提RFID的底層,其實還有很多的Embedded Software,但Embedded Software在這裡卻不太容易對應。 

我是現任嵌入式產業聯盟(TEIA)會長,深深地理解業界找不到人才的窘境。也曾和交大幾位資科系教授,合作建立一個鑑定考試證照制度,但鑑定考試,來參加的人也不多。最大的問題是,學生覺得Embedded Software好像沒有前途,所以願意學習的人並不多,但是業界也找不到人才,因為大部分的畢業生,都投入網路行業。 

台灣的資訊產業,原先都以硬體為主,現在來看,其實硬體發展的差異不太大也很有限;像Open Hardware其實一千元就買得到,最主要是要加上軟體,現在所有的事情都是靠軟體在做,裡面最重要的就是Embedded Software。我認為台灣要轉型,其實好好去加強Embedded Software,可以很快地把我們在硬體上的優勢,拓展到全世界,比起在應用端更為簡單;主要是因為,台灣在應用端上其實還很缺乏,不只是整個Domain的Know-How不夠,其實台灣的規模也不夠,在這部分,要訓練出世界一流的人才是有點限制的,所以我認為其實從底層往上延伸,會是一條比較好的路。 

目前資訊服務業一年的營收狀況,2011年是2,710百億,2012年是2,813億,出口的比值很低,是422億。這樣的金額,若要和電子五哥相比就顯得差距很大。電子五哥任何一家公司都超過五千億,而以上數字,卻是資服業在台灣市場全部加起來的總額。各位可以想像,全世界市場很大,但是台灣市場小。我們複合成長率十年是平均8.7,但最近五年是5.9;從整個趨勢來看,整體成長率也在下降。目前為止的公司數是6,600家,資本額規模在五百萬以下的佔70%,這也是個很特殊的現象,意思是70%的公司皆屬小型規模,以這樣的規模,大概只能在台灣做,你如果要把公司的力量延伸到海外,自然須具備雄厚的資本,補給線要變長,由此來看,我們出口值是很難提高的。 

各位知道五百萬以下的公司規模有多大嗎?五百萬,員工人數差不多是10個人左右。很多公司,可能只有3、5個人,如果我們一開始就設定資本為五百萬,在持續經營的狀態下,大概也只能養活20個人,其實並不容易。所以多數形成區域性經營,例如,你在台北市就做台北市區域業務,在新竹市你就做新竹市區域業務,就這樣有很多的小公司。產業整體從業人員約8萬人左右。 

我們這個產業,從另一角度來看,發展的空間很大,我們外銷對象,主要在大陸,原因是大陸對台灣提供了一些優惠,所以在銷售上比較容易。目前艾迪訊科技,也在大陸設了兩個據點,我們在大陸也拓展業務範圍至很多地方。從資訊服務業上來看台灣和大陸的差異,台灣在系統設計的細膩度比大陸要好。我們仔細看大陸設計的系統,看起來什麼東西都有,感覺好像也還不錯,可是真的在使用的時候,常常又不行使用;台灣的系統,也許看起來沒那麼好看,但是裡面的流程都是非常順暢。所以我們在跟大陸領導談的時候,他們常表達希望能學習台灣這些設計與管理經驗,但這產生的問題是,與大陸分享了管理經驗後,因為這些程式大家都會寫,大陸人也就會自己設計、自己寫了。 

艾迪訊在南京設了一個軟件工廠,請大陸員工做Coding(編碼/撰寫程式),負責Coding的員工相對比台灣便宜又快。台灣的員工也許晚上要去KTV或安排休閒活動,但大陸員工在工作上有需要時,即便到了晚上還是繼續拚、繼續工作。我們在南京的員工,90%不住在南京。當初艾迪訊選擇到南京設點的考量是,艾迪訊成立較晚,很多大公司可能早就去了十幾二十年,我若跑到北京、上海這些一級戰區,優勢太小,所以我們選擇在二線城市、三線城市佈點。在南京,除了有南京大學外,還有四十幾所大學,員工應該比較好找,所以艾迪訊就至南京去設軟件工廠。這個軟件工廠一設,當然人是非常好找,大家也很拚。 

大陸的資訊業者,欠缺的是對市場的掌握度、對管理的掌握度,但是從技術上來說,並不會輸給我們。所以,我們在行銷上就要保護自己,否則在大陸市場也就沒有任何優勢及發展機會。目前我們外銷係以大陸居多,日本次之,但主要收入的來源,是我們幫日本代工做Coding。日本有很多公司一樣在做軟體外包,考量Coding的成本太高,所以向外尋找合作廠商以降低成本。日本人不敢找大陸人,擔心技術被大陸複製(Copy),主要合作對象,是在台灣、菲律賓及越南。 

其實Coding算是賺辛苦錢,過去我也常常跟員工說,軟體的系統,大家剛開始做的時候,都會偏向Programming的技巧;早期都在談誰的程式寫得比較漂亮,你要寫三行的程式,我寫二行就好了,然後我跑得比你快,完全是在Programming的技巧上。那時,我就跟同仁說,沒有錯啦,跟日本人碰在一起的時候,就常常講說日本人寫程式的技巧多麼弱,可是雖然他寫程式的技巧不如我們,但是他做得出Package,而我們只能做Program。你會覺得日本人Package做得很好,但早期日本人也做不出系統,系統是美國做的,這裡面的差異,我覺得很值得大家思考。可以說,Software應該不只是Programming的Technology,它也包括Teamwork,也包括所有的Domain與管理方法,如果你沒有其它方面的知識支援,純粹只從軟體技巧來談的話,那你只能做Software最底層的一塊-Coding。 

我們剛才約略分析了資訊服務業的優勢,但最重要是機會,有機會就有希望,沒有機會就沒有希望。我覺得資訊產業的好處在於,每隔五到十年就翻身一次,所謂翻身,就是大改變,這個大改變會創造出很多新的機會。1974年,我剛畢業時,剛好是從Mainframe的系統到Mini Computer的系統,突然之間是以Mini Computer來取代Mainframe的系統。那時當我在交大上電腦課時,有IBM 360,我想各位可能不知道,我們是用Paper-Tap(穿孔紙帶)輸入電腦,就像一個電報機一樣,先在Paper-Tap上打孔,然後電腦再用讀Paper-Tap的機器把你的Program讀進去。等到我們畢業的時候,Mini Computer上市,那時原本Mainframe售價一台是一千萬,但Mini Computer的售價一台僅約四百萬左右,Mini Computer售價相較Mainframe售價,跌價近二分之一,所以在市場上迅速擴展普及。因為Mainframe用的人不多,但是Mini Computer價錢相對便宜,用的人變多,市場也就變大了。Mini Computer上市後,過不久之後Micro Processor的PC也問市了。早期我們還不叫PC,叫做Micro Computer,最後再變PC。Micro Computer那時候一台是一百萬左右,PC則是在十萬台幣以下。正因電腦價格又降了下來,原來是由公司行號使用的,就變成到在家裡可使用,所以PC市場就擴大了。 

就資訊這領域來說,剛畢業的人總是有最佳機會,因為總是跟得上新的需求及新的技術,所以每個時間都有一個轉變。我認為,現在最大的機會及轉變就是Mobile Device,PC再下來是Mobile。Mobile後下一個重大突破,我個人認為應該是IOT (Internet of Things 物聯網) 的時代 (Generation)。IOT簡單的說,就是將所有端的東西都直接送到Cloud,整個的成本一定會降低,因為原先大家都要花錢買軟體,但現在大家可以透過Cloud一起Share。隨著IOT快速發展,加上Hardware越來越便宜,當然這正是要拜半導體工業之賜,同樣Chip,12奈米可以擺進去的東西越來越多,Chip也越做越Powerful,幾乎是包山包海了,因此IOT的Device可以做的非常便宜。如果再把Sensor加上去,其實就是我們講的IOT裡面的Thing,這些都可以透過4G或5G傳到Cloud,整個建置成本會比原來還低。我覺得未來IOT的相關產業的發展,會是一個很好的機會,對在座各位,正好是時機的轉換,請大家要好好把握。 

剛才提到,台灣資訊產業規模很小,工業局針對這產業模式做了個統計,台灣大概有幾個做法,一個是合縱連橫,一個是企業用合併的方式,來把不同的Technology串起來,另外一種是不同的公司,把它串連在一起,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有機會拓展進軍國際市場,否則就僅能局限在台灣。另外,很重要的是要提升Consulting的Service。就好像我們做RFID,舉個例子,有個公司要做倉儲物料的管理等等,在我們規劃完之後,因為機器裡面要什麼樣的Tag,貼什麼地方,都還不知道,所以需要不斷去測試。有時幾乎測了一個月的時間,然後再回報給業主要用什麼樣的Tag、放什麼地方,讓你的讀取效果最好,包括該怎麼擺放才能達到最佳效果。花了這麼長的時間,我想這生意應該是給我們了吧?結果,我們才開始談進一步合作時,業主卻說,這個Tag是A公司的商品,那我跟他買就好,幹嘛跟你買呢?結果,我們在前面做的所有事情,失去價值。慢慢地,我們開始思考這做法不太對,因為前端的導入作業,其實業主不會做,因此,在談的時候,就已經提供了 Consulting Service,但是多數業者都認為,這是銷售者要做我的案子時應該提供的,而把顧問服務視為免費。這種現象在台灣相當普遍,台灣幾乎所有的案子顧問服務都是免費的,但對國外廠商卻是會付費的。所以,我們就開闢了一項顧問服務的業務,就是幫業主去規劃RFID的做法,規劃後要跟誰買都沒關係。但以目前來說,客戶幾乎規劃後仍都會與艾迪合作,由我們來負責執行。 

台灣的資訊服務業現況 (II)

國外的資料有提到2014年最重要的科技趨勢,當然APP是一個,還有移動式的設備,其實這都是講「端」的,萬物互聯其實也是講「端」的,「端」跟「端」之間的互聯。各位可以看到,多數著重在Cloud或是端的產業,當然還有一個3D列印,這個也是講「端」的,所以,我可以很肯定地說未來應該都是IOT的時代。

另外,Big Data也是會很重要的一個議題,為什麼Big Data很重要呢?當我們把「端」的資料全部蒐集起來放到「雲」上,要怎麼從中找到我們所需?這裡就需要很多的分析,這些分析可以創造出非常多的創意,也可以產生很多的產業。例如,現在的食品安全問題,我認為台灣在整個食品安全的導入方向有點問題,他們在前幾年投入非常多資源在食品安全「雲」的建置上,但是應該先把資料蒐集起來,把「端」建立起來。我們現在到台灣食品安全的網站上看,看到的是有限的產品資料,而且資料是產品相關資訊而不是動態的生產資料。我們必須要把每筆資料一筆筆輸入進去,但這資料太多了,就必須要靠各個「端」能夠自動把資料蒐集起來,然後拋到「雲」,俾使每天生產出來這麼多的資料,都有不同的生產日期,不同的來源,每筆都可追蹤,這「雲」才有價值。這個「雲」上面有很多資料以後,有很多事可以完成,發生食安問題時,我們若要找這家公司有關的供應鏈與流向才可以找得出來。像台灣政府現在推動警政安全,台灣的警政安全資訊化做得非常好,可說是世界有名的,因為每個路口都有監視攝影機(CCTV),每路口都會被拍照。各縣市政府都有把CCTV的Data存起來,存起來後就變成一個非常大的Big Data。例如,我現在要找某台車,只要有車號,這個車子現在在哪跑絕對可以追蹤得到,這也是靠Big Data Analysis,可以預見巨量分析這塊未來市場有多大。 

資訊服務業必備態度:Global View & Open mind

最後,我想特別談一個問題,我常跟員工說,從事資訊服務業有幾個觀念一定要有。第一是,你要有一個全球視野(Global View)。早期說Global時,很多人就把這概念等同於會說英文,但我談的Global並不止在會說英文,而是包括了文化差異、在地考驗等等,這些都值得去深入思考。回過來我們剛剛談的,美國可以做出很好的System,我一直覺得美國的教育是有其成功的地方。美國教育重啟發,但還有一個特點,就是你從小接觸的同學來自世界各地,可以藉此瞭解各國民族不同的特質。我舉個網路笑話來跟大家分享這民族差異,有個剛畢業的學生去申請工作,第一天收到通知說:「你的考試分數不夠高,謝謝你來參加我們錄取了別人。」,但第二天又收到通知說:「抱歉因為成績算錯了,你錄取了,請你趕快來報到。」。這狀況在不同國家的人,就有不同反應。第一是日本人,日本人在收到第一封通知時,那學生感到沒面子,就立刻切腹自殺了,即便第二天收到錄取通知,對不起,他已經走了。這件事如果放到中國大陸,第二天媽媽馬上就帶著小孩到公司去道謝,感謝公司給機會,感激不盡。同樣的故事,到了德國,孩子的媽媽回應是:「這公司連分數都會算錯,你不用去了!」。又同樣的事,到了美國,第二天錄取通知一來,馬上就來了律師控告該公司造成學生的精神損害,開始打官司,要爭取賠償。若換做台灣人,大家忙著上Call –In節目,講了一大堆,卻沒有人關心這學生到底去不去上班。雖然只是個笑話,但很貼切傳達不同國家文化思考模式上的差異。所以,我們談Global的View,最重要的是,要能用他們的角度來思考,並不是用自己的角度。 

第二是,軟體應該是以服務為導向、以使用者為導向。設計者對自己的程式滿意,但使用者回饋卻是無法使用,無法互相理解、爭執不下。設計者若能從使用者的角度去看,可能會發現事情不是你所想像的簡單。就像我們做RFID在圖書館的應用,如何讓自動借還書機能夠確實讀到該讀的資訊,準確地完成還書的動作,這都是我們在設計程式時,要從使用者的情境,他會怎麼樣去還?第一步該怎麼做等等,然後再決定設計的流程、程式要怎麼進行。 

另一個,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工作態度。我認為台灣的軟體產業人員,在Open Mind跟Teamwork算是比較弱。在美國設立一個團隊,幾乎不必教,每個人都很清楚自己的工作做什麼,後面要怎麼進行,然後Teamwork怎麼做,大家會主動溝通;但是在台灣,最常碰到的心態:他算老幾啊?在工作上的Teamwork表現是很差的。我們應當思考,早期台灣就只能做Program,為什麼?因為Program可以單打獨鬥,程式的技巧可以單打獨鬥,但是你要寫Package、要寫系統,你不可能單打獨鬥,像現在微軟的Window System,差不多有三千人在做,這麼多人在做怎麼可能靠你一個人?三千個人在進行且還要能夠同步,這中間的難度可以想見。再者,要擁有Teamwork能力的首要條件就是Open Mind,人一定會碰到難題,要怕得不是問題,而是有問題卻又不敢說。我也常碰到同仁有問題卻不敢說,同仁的想法是,我認為這是我的工作、我該做的,但是他沒把困難提出來的後果,就是讓Schedule都Delay了。我認為,大家應該要很清楚整個工作的流程,在好好發揮Teamwork狀況下,要有Planning、有分工、有Schedule,所有的詳細的Milestone,如果Delay了,那你勢必就影響到別人,所以要清楚在執行時會影響到哪些人,應該讓自己處於開放溝通狀態。